歡迎光臨蘇州蜂鳥速記服務有限公司!

設爲首頁 |  收藏我們

新聞中心

MORE>
  • 2016中國國際石油化工大會2016-09-15
  • 全國“互聯網+”現代農業暨新農民創業創新論壇2016-09-07
  • 華爲全聯接大會(HUAWEICONNECT2016)2016-09-01
  • 爲什麽越來越多的部門和單位采用專業的速記人員爲其進行會議記錄?2016-08-13
  • 學習速錄之速錄師職業前景2016-06-15
  • 學習速錄之速錄師就業2016-06-13
  • 學習速錄之了解速錄職業2016-05-07
橫幅

服務項目

MORE>
  • 會議速記

    會議速記

  • 錄音整理

    錄音整理

  • 字幕整理

    字幕整理

  • 速錄培訓

    速錄培訓

  • 攝影攝像

    攝影攝像

  • 翻譯

    翻譯

行業客戶

MORE>
  •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

  • 華爲

    華爲

  • 通用航空發展峰會

    通用航空發展峰會

  • 西門子(中國)有限公司

    西門子(中國)有限公司

  • 中華醫學會

    中華醫學會

橫幅

關于蜂鳥速記

MORE>
橫幅

蘇州蜂鳥速記服務有限公司

蘇州蜂鳥速記服務有限公司是一家定位于商務會議速記速錄的服務機構,速記服務範圍覆蓋全國。蜂鳥速記爲各類政府工作會議、論壇會、高峰會、研討會、大型企業會議記錄、商務談判、各行業年會及國內外大型學術交流會、新聞發布會、媒體采訪、網絡文字直播,以及錄音錄像資料的文字整理、看打錄入等提供專業化的速記服務。蜂鳥速記專注于速記行業十余年,目前已成爲規範化程度最高、規模最大、服務最好的專業性速記服務公司之一。 [查看更多]

服務案例

  • 2016中國國際石油化工大會
  • 全國“互聯網+”現代農業暨新農民創業創新論壇
  • 2016華爲全聯接旗艦大會
  • 第二屆中國SaaS産業峰會
  • 東部校長讀書交流會
  • 無聲速記
  • 國際能源變革論壇
  • 高校智慧校園峰會
  • “設計驅動整合”2016LED照明設計與應用巡回論壇
  • 賽諾菲研究者高峰論壇
http://kaichi-zhihengshidai.cn:9845 | http://www.kaichi-zhihengshidai.cn:9845 | http://m.kaichi-zhihengshidai.cn:9845 | http://wap.kaichi-zhihengshidai.cn:9845 | http://web.kaichi-zhihengshidai.cn:9845 | http://ios.kaichi-zhihengshidai.cn:9845 | http://anzhuo.kaichi-zhihengshidai.cn:9845 | http://book.kaichi-zhihengshidai.cn:9845 | http://news.kaichi-zhihengshidai.cn:9845

足球信用网,哪里找沙巴体育,真钱大发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九州虽然荒芜,但却有无数机缘蕴藏其中。尚未开发的矿脉、灵药,一出土便惹得天下风云。

  殷勤板气面孔教训她道:“这么扭捏作甚?你以后若是做了我的助理,说话行事都要落落大方才行。来,把刚才唱的,大声给主任唱一遍。”

埋葬在土中的尸体,也在不断化为了灰灰,成为了黄土一胚。

  “就、就是太沉了些,坠得直不起腰!”殷勤小声嘀咕着,一边在腰上的铁箍上摸摸索索:这东西咋解下来啊?被那婆娘咔嚓一下就给套上了,摸着光溜溜的也不知机关卡簧在何处?

“这种情况你还要去金顶观,你已经油尽灯枯油尽灯枯了!这些年要不是靠着菖蒲丸与灵药吊着,再加上各种伙食调补以及娘身上的宝物,只怕已经化作了荒山枯骨,为什么要隐瞒我!”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张母。

湘南鬼仙退去,这一路果真不再有人拦截自己,不过盏茶时间已经到了白帝府邸出世之地。

感受到自家的伤势,那见神武者吞了一根人参,然后蹿起身消失在密林之中。

“你是谁?”骤然被人叫破名字,张修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惊悚,身子紧绷,猛然起了戒备。

  殷小小吃惊道:“这小小的鱼腥果岂不是和咱家的一级妖兽皮价格差不多,与其搭上性命去猎杀妖兽,不如去采鱼腥果呢。”

“只怕道门法界今日后将会成为一片废墟,我等若不让出道门法域,除了不朽境界的存在,余者皆要化作灰灰,成为魔神养料!”张衡看向尹轨“去请大都督,现如今唯一能想到破局办法的,唯有大都督了!”

很显然杨广也知道这件事,于是不断大肆修建各种楼阁宫殿,镇压大隋气数、地脉,只是如今看来虽然有些作用,但并不是很明显。

“诸位,老夫一旦身死,便是灰飞烟灭的绝局面,与尔等法身不同,我绝没重来的机会!仙路将近,我又岂能坐视错过这等时机?”王家老祖面色严肃:“老夫不想死,一旦葬身此地,便永世不得超生,成为溺水中的冤魂,我不想死!所有罪孽都叫老夫背了,只希望诸位能助我一臂之力。”

可以想象一下,十年寒窗无人问,有的人早就白发苍苍不知过了多少寒窗。

“混账,我要杀了你!”壮汉怒吼,突破了音爆,向着校尉扑来。